开封新闻中心11 > 美食推荐 >

劝酒器具与白席人

时间:2019-12-09  来源:  作者:admin666  点击量:
在追求生活品质方面,古人一点也不逊于今人。单说劝酒这一小范围的娱乐活动,他们所用的器物就很讲究。

《水浒传》第九回《林教头风雪山神庙,陆虞候火烧草料场》:李小二连忙开了酒,一面铺下菜蔬果品酒馔。那人叫讨副劝盘来,把了盏,相让坐了。小二独自一个撺梭也似伏侍不暇……店小二道:“只要提防他便了;岂不闻古人云‘吃饭防噎,走路防跌’?”林冲大怒,离了李小二家,先去街上买把解腕尖刀带在身上、前街后巷一地里去寻。第二十四回:酒至五巡,武松讨副劝杯,叫士兵筛了一杯酒,拿在手里,看着武大道:“大哥在上,今日武二蒙知县相公差往东京干事,明日便要起程。”

这里出现的劝盘和劝杯都是劝酒用的器具。“劝盘”,有的认为是“敬酒时放酒杯的托盘。”这“劝盘”自然包括酒壶、酒杯、碗筷等一整套家伙儿。劝杯,是专供劝酒用的酒杯,有大有小。陆游感叹过“有赋酒海者大劝杯容一升当时所尚也”(参见《陆游集》)。劝杯酒杯之大者,有长颈可执。一般都是小酒杯,如果都是大酒杯劝酒,绝对是三杯过后尽开颜。

还有一种“劝酒胡”,亦称“酒胡”“酒胡子”。为宴饮时酒席上用以行酒令的木偶。宋代张邦基《墨庄漫录》卷八:“饮席刻木为人,而锐其下,置之盘中,左右欹侧,僛僛然如舞状。久之,力尽乃倒。视其传筹所至,酬之以杯,谓之劝酒胡。”宋程致远《劝酒胡诗》:“簿领青州掾,风姿麴秀才。长烦拍浮手,持赠合欢杯。屡舞回风急,传筹白羽催。深惭偃师氏,端为破愁来。”《劝酒胡诗》所载,与《墨庄漫录》描述的相同,可以看出宋朝劝酒胡的样子与玩法。北宋窦苹著有《酒谱》一书,他在《酒令十二》章节中叙述了北宋劝酒的玩法:“今之世,酒令其类尤多。有捕醉仙者,为偶人转之以指席者。有流杯者,有总数者。有密书一字使诵持勾以抵之者,不可殚名。”显然,酒胡旋转力尽,例下后,其头指向席间某人,则该人饮酒。指的就是“劝酒胡”。如今酒席有分酒器,自斟自饮,总觉得缺少了一分雅致。古人使用器物劝酒,酒香洒满了两千多年的古典文学史。

在宋代,还有专门从事劝酒的职业人,叫做“白席人”。孟元老《东京梦华录・筵会假赁》:“托盘、下请书、安排坐次、尊前执事、歌说劝酒,谓之‘白席人’。”他们属于四司六局中的台盘司。有一套严密的工作流程,主家不用操心,他们包揽一切杂务,甚至连劝酒、劝吃这些事都考虑在内,真是服务贴心啊。

“白席人”代主人指挥客人如何预宴,负责将客人中贵宾的行为作为其他客人的表率,指引客人进餐。如贵宾动筷子吃了某样菜肴,白席人便高唱一声某人吃了什么,请众客同吃。

北宋年间,有一位大将军韩琦,曾与范仲淹一起防守边疆,与西夏作战在军中很有威名,当时有“军中有一韩,西贼闻之心胆寒,军中有一范,西贼闻之吓破胆”之说。韩琦有次赴宴刚拿起荔枝,“白席人”就喊:“韩资政吃荔枝了,请大家同吃荔枝。”韩琦心里烦,心说我偏不吃,把荔枝放下,结果“白席人”很不识相,又喊:“韩资政发脾气了,不吃荔枝了,大家都放下吧。”韩琦被搞得哭笑不得(参见陆游《老学庵笔记》)。“白席人”还可以叫停筵席上随礼少的客人继续开吃。据高阳先生在《古今食事》中考证,“白席人”还有一项权利,就是在大宴宾客的场合中,提醒客人,送多少礼可以吃多少道菜这种风俗,听说在清朝犹保留在山西等处。譬如送制钱五百者,筵席中不得享受鸭子,则在上鸭子以前,便有人高唱:“送五百文者退!”礼送得薄的客人,腼然离席,真是有些尴尬(参阅王仁湘《饮食与中国文化》)。

这“白席人”叫我想起了现代农村红白喜事的司仪和知客。红事的主持一般称司仪,白事主持称知客,总之都是全程料理事务的人,与宋代的“白席人”有异曲同工之妙。婚宴上,司仪会领着新郎新娘挨桌敬酒并口吐莲花满嘴祝福。白事上,知客也会领着“孝子”们并带一领席子给客人磕头致谢,感谢亲朋好友跑前跑后花钱跑腿,并劝大家吃好喝好。只不过更加有礼节性了,随礼多少都能尽情吃喝,从来不会说谁拿钱少了,这道菜不允许吃,这不免显得太尖酸刻薄,不但不给主家面子,更显示自己不懂事,自能,砸了自己牌子。

说起了租赁,忽然想起北宋时期官府还充分盘活闲置资产和资源,这个机构属于部级——鸿胪寺,主管礼仪和礼宾。在皇家庆典之外的闲暇时间,他们充分发挥现有人员的积极性,利用现有的设施进行社会化服务,当然是有偿的。《东京梦华录》卷之四《皇后出乘舆》:皇太后、皇后出乘者,谓之“舆”。比檐子稍增广,花样皆龙,前后檐皆剪棕,仪仗与驾出相似而少,仍无驾头、警跸耳。士庶家与贵家婚嫁,亦乘檐子,只无脊上铜凤花朵,左右两军,自有假赁所在。以至从人衫帽衣服从物俱可赁,不须借错。余命妇王官士庶通乘坐车子,如檐子样制,亦可容六人,前后有小勾栏,底下轴贯两挟朱轮,前出长辕约七八尺,独牛驾之,亦可假赁。东京老百姓好排场,可以从皇家“两军”那里租赁除了皇太后、皇后使用之外的轿子,还配备原班人马、原班道具前呼后拥,阵容强大,场面极为豪华。

有了这样的官方经营理念,我们也就很容易理解民间市场的开发和包容了,按照现代管理学的术语叫做“外包”,“白席人”以及鸿胪寺的假赁真的像是苹果笔记本当年的广告词:“轻于时代,先于时代。”不简单,1000年前能有这样的市场理念,真的值得祝贺,不用劝酒了,不需要劝酒胡了,自我奖励三杯,致敬那个时代。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