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新闻中心11 > 财政新闻 >

天玑财富“暴雷”、面临兑付危机 公司回应很魔幻

时间:2020-06-15  来源:  作者:admin666  点击量:
【天玑财富“暴雷”、面临兑付危机 公司回应很魔幻】近日,曾经受两大上市公司青睐、斥资13.85亿接盘深圳海航城的天玑财富,被爆出26亿规模产品延期、高管失联等新闻。对此,天玑财富回应:的确出现回款困难和兑付危机,但承诺不会跑路,希望给一定的私人空间。据称该案件已移交经侦。(中国基金报)

  近日,曾经受两大上市公司青睐、斥资13.85亿接盘深圳海航城的天玑财富,被爆出26亿规模产品延期、高管失联等新闻。据称,超800名投资人中招,包括34名60岁以上的老人。

  对此,天玑财富回应:的确出现回款困难和兑付危机,但承诺不会跑路,希望给一定的私人空间。

  公开资料显示,天玑财富2018年初单月募集量频频突破2亿,管理资产规模直逼30亿。而最新报道则称规模已经数百亿。

  公司注册的办公地点是深圳第一高楼平安金融大厦100层,据记者走访,2个月前已经搬走,据称案件已移交经侦。

  天玑财富暴雷

  “超800名投资人中招 ”

  据“资管网”报道,800多个投资者向“天玑财富”购买的26亿元基金产品,从今年3月起已经延期兑付,本金和利息可能要打水漂。

  据当事人讲述:

  去年12月,部分投资人已经遇到拿不回本金的情况,终于在今年4月全线爆发;

  在基金延期兑付之后,基金的销售员仍在不遗余力地推销产品,拉拢新客户资金数千万;

  一位今年4月份购买了产品的投资人,因患癌急需用钱,却无法拿回本金;

  一位天玑财富的员工,拿着自己的房子抵押贷款500万,代替公司偿还客户本金。

  其中,还指出投资人中有不少高龄老人:“投资者当中,超过60岁的老人就有34个,累计资产1.184亿元。其中一对六旬夫妇,损失尤为惨重,金额高达4000万元。”

  报道称,6年来,天玑财富主导和参与的资金规模超过400亿元。投资者称年初,天玑财富试图虚构资产和伪造合约欺骗客户,在被识破之后高管已全部失联。

  天玑财富回应:的确出现兑付危机

  但不会跑路,希望给一定的私人空间

  6月14日,天玑财富发文《关于深圳前海天玑财富管理有限公司针对不实谣言的情况说明》,称近日,天玑财富公司的部分投资人和理财师打着“维护投资人权益”的旗号,在一些微信群或网站发布一些不实的文章或内容,实则为满足个人私利,以散布不实言论的方式要挟公司对其优先私兑。

  并回复了12个问题,包括几项大的项目情况等。记者整理《说明》的关键如下

  1、承诺不失联、不跑路,但需要私人空间

  公告强调,“公司实控人唐皓及相关股东高管等绝不变更工商登记、不失联、不跑路。但请各位投资人给予唐总个人一定的私人空间,作为公司实控人,现在其最关键的职能在于盘活项目、催收款项,尽最大可能挽回投资人损失。”

  2、公司的确遇到回款困难和兑付危机

  说明指出,由于新冠疫情影响,目前公司部分应收账款确实遇到了回款困难的情况,由于公司本身兑付也出现危机,投资人将事态扩大只能造成项目方恶意逃避债务等恶性循环。公司的全部银行账户均对政府如实公开,在回收相关应收款项后,所有款项均将投入投资人兑付及兑付相关运营、员工工资发放上。

  3、最大限度保障高龄投资人基本生活支出。

  对于公司高龄投资人处置方案,其称:老弱病残困客户的利益公司将着重考虑,最大限度保障其基本生活支出。公司将尽快推出针对老弱病残困客户的安置方案。

  4、不召开投资人大会原因:之前有蓄意闹事。

  关于公司不召开投资人大会的原因,说明指出,原因有以下:

  1、前期因为疫情原因,不能现场召开。

  2、疫情缓解后,部分投资人和理财师被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影响,蓄意破坏和干扰各种会议组织和召开,公司职场也多次被蓄意闹事,甚至出现个别极端客户殴打公司员工的情形。接下来,公司将安排固定的时间,与各位投资人召开线上投资人大会,切实听取各位理性投资人需求。

  5、办公场所不能公开的原因:前期因职场受个别激进投资人扰乱

  说明称:公司前期因职场受个别激进投资人扰乱,目前办公场所暂时不能公开,但公司将通过电话、网络等方式保持与各位投资人的密切联系,绝不会出现老板跑路、失联的情形。目前,公司的客服电话为18598269330、XXX,投资人可以随时联系我司并咨询相关问题。

  随后,记者致电该客服电话,其表示目前不方便接受采访,后续会出相关声明。

  此外还有关于绿地公寓、亚朵酒店等项目的具体说明。

  13.85亿接盘深圳海航城

  旧改项目遥遥无期、资产已抵押

  天玑财富此前颇受市场关注,原因是斥资13.85亿接盘了深圳海航城。

  深圳海航城是海航在深圳的首个项目,也是海航基础在深圳的唯一一个地产项目。该项目位于深圳龙岗大道与碧新路交汇处,占地14.33万平,规划总建筑面积62.28万平方米,定位为大型城市综合体。

  深圳海航城前身为南联港台旧改项目,改造主体是深圳宝源创建有限公司。2018年7月19日,市场曾传言海航基础将作价16亿出售给前海天玑财富。2018年10月19日,海航基础发布公告,拟以13.85亿元价格向天玑财富转让子公司三亚临空基础所持的深圳宝源100%的股权。

  13.85亿的天价收购资金从何而来?天玑财富在2018年2月成立了“天玑聚盈十五号私募投资基金”,用于深圳海航城项目的开发及销售,该期基金的规模为2亿元,100万起投,最高的年化利率为11%。

  据悉,当时投资者被告知这么一个说法:海航城在深圳,房价再怎么跌也跌不到哪里去。据近期媒体报道,踩雷的投资人超800人。

  然而,2019年12月11日,华夏时报探访了罗瑞合院区——龙岗区南联港台片区城市更新二期项目所在地,发现距《合作改造协议》签署时间虽已超过两年半,但旧改项目地块现仍以旧村为主,拆迁时间是个未知数。

  随后,便在2019年底,开始爆出兑付延期。

  资管网报道,“天玑财富试图将这个13.85亿的项目做高价,以40亿的价格卖给客户。投资人需要再出投资款30-100%的解压资金,才能赎回原先资产。”

  而据当事人透露:天玑财富早就将海航城抵押给无锡扬子江公司,套现8.5个亿,这些钱却从未到投资人手里;且当前海航城的归属权属于深圳宝源,而天玑财富却非宝源股东。

  对此,天玑最新声明,根据深圳市相关规定,旧改项目流程如下,根据旧改规定,此项目还未到确认实施主体阶段。

  曾在平安金融大厦100层办公

  2个月前已搬走,案件移交经侦

  中基协资料显示,天玑财富全称“深圳前海天玑财富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注册资本1亿元,实缴资本4250万,属于其他类私募,备案31只产品。

  全职员工人数50人,达到一个中大型私募的规模。

  公司的总经理和法人代表都是唐皓,该人在2006.09 - 2013.02期间,在深圳发展银行零售部门任职零售主管。

  同时,天眼查数据显示,实控人也是唐皓,出资4085万元,为公司最终受益人;李毕出资3915万元,位居其后;深圳天玑财富众赢拾号投资咨询企业则出资1000万元。

  天玑财富关联方有两个:一个是李毕执掌的证券类私募的深圳前海无锋基金管理有限公;另一个是唐皓执掌的股权类私募横琴天权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记者尝试联系上述包括天玑财富及关联方,但登记的电话大多已成空号,其余皆无法接通。

  资料显示,天玑财富的办公地点为深圳第一高楼:深圳平安金融中心100层。

  不过记者到平安金融中心现场时,平安金融中心的物业告诉记者,天玑财富已搬走一两个月了,目前100层已经没有公司了。“之前有投资人来闹过,但已经报警处理了。”

  随后平安警务中心告诉记者,目前该案已经移交到经侦。

  曾获得2大上市公司大手笔加持

  天玑财富分别在2015-2016年期间,引入两家上市公司刚泰控股和宝鹰股份成为其股东。用他的话说“两家上市公司的引入为天玑财富长远发展奠定坚实基础”。

  2015年底,天玑财富获得上市公司刚泰集团(今:*ST刚泰)大手笔注资入股,成为行业内为数不多的具有上市公司股东背景的金融企业;

  2016年中,天玑财富获上市公司宝鹰集团实际控制人深圳市宝信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先重资入股。

  据天玑财富当时宣传,“至此,天玑财富已拥有两家上市公司的强大财力为后盾,根基愈加深厚,公信力愈加强大。”

  不过,两家公司分别在2017年、2018年退出天玑财富的股东名单。

  单月募资频频突破2亿

  团队大部分来自银行证券

  天玑财富成立于2014年。2018年1月,天玑财富公号自称,“短短几年,天玑财富体现出无可匹敌的强大实力,迅速跻身华南区行业第一梯队。目前,天玑财富单月募集量频频突破2亿,管理资产规模直逼30亿,一系列优质的金融产品100%实现到期兑付”。

  彼时,唐皓表示,其财富管理、投资管理团队成员大部分来自国内知名银行证券等大型机构,专业实力强硬,为天玑财富的商业版图和战略构想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仍在高薪招聘理财师等职位

  不过,招聘网站上显示,天玑财富仍在高薪招聘。如6月11日放出的“理财经理”一职,要求大专以上学历,有1年以上相关金融从业经验,薪资开到25000以上元/元。

  律师:募资是否真实投向海航城城项目

  将是本案定性关键

  对于天玑财富,深圳盈法律师金融证券研究中心主任雷庆新律师指出:

  首先,私募平台暴雷,我们要从私募基金的募资端和资金使用端两部分分别剖析。出了兑付,肯定是资金链出现问题,投资者习惯性把所有的责任往募资行为上推,想当然就往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集资诈骗上靠,再加上群体性思想作怪,寄希望于政府能出面管理或是托管银行来赔付,这些都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私募平台经过前些年的整顿,都是正式备案,有牌照的,不排除会有些募集产品没有备案,但这不影响整个平台的定性。

  如果真的是资金使用端出现挪用问题(这一点在我们经办的案件中很常见),就应该把案件定性为职务犯罪或者诈骗犯罪;如果是投资风险问题,那问题将集中在民事纠纷范围内解决。那么依据《全国民商事会议工作纪要》有关规定,天玑财富或是横琴天权适当性义务将会是索赔的关键所在,执行合伙人因未尽职也应承当相赔付义务。

  其次,目前来情形来看,天玑财富的募集资金是否真实投向海航城城项目将是本案定性关键。工商信息显示,作为天玑第二实际控制人李毕在宝源创建任总经理。同时根据相关协议约定,天玑发行的产品变相约定了固定收益,显然,这更从法理上靠近明股实债。

  所以,这从本质上来讲,天玑发行产品的目的就是借投资者的钱来抄底一把海航城项目,借城市更新之名再转手高价卖出。但新冠疫情让天玑的帽子戏法无法继续玩下去而选择延期兑付,而这也从侧面证实天玑的资金池无力承担更多利息支出,因为资金来源断了。

  当然,如天玑财富平台所有或者大部分产品有针对不合格投资者的非法集资行为,那又是一层法律关系,如果合法产品和非法产品同时都有,那天玑财富可能构成单位犯罪,而这对于天玑的工作人员而言,则有机会避免被追究刑事责任。

  从投资者反馈天玑的表面证据来看,投资者还是要积极以民事方式来锁定债权为主,这样,先得到优先赔偿概率大很多,乐视网、暴风影音的债权人做法可以借鉴参考。

最近更新